海峡钓鱼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09|回复: 37

【原创】黑鱼泡的故事(海峡钓鱼网2005年度征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1 21: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鱼泡的故事
海峡钓鱼网2005年度征文

安基强
   
      野河子是大江的一个汊流,蜿蜒流淌几十公里后又汇入大江。汊流旁边有一个圆形的大水泡,村里的人叫它黑鱼泡。

野河子.jpg
参考图一  野河子

      传说,有一年上游连降暴雨,山洪一泻千里,水势凶猛,不宽的野河子转眼成了一片汪洋。大水无情地逼近了坡地上的村庄,村民来不及搬迁,拖儿拽女、惊慌失措地往高处逃生。就在村民几乎绝望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咆哮的洪水忽然停滞不前,水面上出现许多大大小小的旋涡,洪水被憋得呜呜吼叫,就是流不进村子。原来,一个旋涡下面有一条黑鱼,它们把头扎在水底,竖起尾巴,正在斗水( 俗称黑鱼“拔橛子” )洪水被黑鱼搅得团团直转,就是无法从黑鱼身上流过去。黑鱼与洪水的较量、戏耍,无形中救了村民。洪水退下后,村子毫发无损,只是村前的土地被洪水漩出了一片深坑,形成了一个大水泡。黑鱼泡就是这样叫开的。

      九十年代初,野河子沿线的泡泽开始被个人承包,黑鱼泡的承包人是村长的小姨子红辣椒。村民李三儿为此郁郁不乐,在家里喝了三天的闷酒。水中的鱼虾越来越少,村里已经没谁继续以渔猎为生了,惟独李三儿凭着高超的渔猎本事,仍然坚持网捕、钩钓,既补贴了家用,自己也落得了一个快活。野河子里的鱼虾本来就少得可怜,沿线的泡泽又全被个人承包了,无疑断了李三儿的渔猎之路。

      红辣椒为了放养鱼苗,好酒好菜地请了当地的拿鱼好手帮她清除泡子里的“害鱼”,自然少不了李三儿,可李三儿却借故没来。好端端的一个天然野泡子变成了家养的鱼池,他心里不痛快。
泡子里的野生“害鱼”被清除后,往水里撒下了人工饲养的鲫鱼苗,又养了一大群鸭子。转年,红辣椒又往泡子里投放了鲤鱼和鲢鱼。几年的工夫,她家就成了村里的富户。红辣椒的瘸腿丈夫整天守在泡子边,夜里还要出来查看几次,不熟悉的人都以为他是雇的帮工。李三儿笑这两口子活得太累,像个挣钱的机器。

      这日傍晚,天色晦暗,闷热不堪,要下一场大雨。红辣椒扯着尖嗓门儿唤水里的鸭子上圈,泡子中间突然跃起一条黑影,“咕咚”一声落入水里,溅起了两米多高的大水花,惊得鸭子扇着翅膀,嘎嘎叫着直往岸上涌。

10 9 4 (10).jpg
参考图二

      红辣椒张开的大嘴半天才合拢,脱口喊道:“妈呀,咋养了一条这么大的祸害……”
雨后的泥泞还没有被太阳晒干,泡子边就站满了一大群看热闹的村民,红辣椒的姐夫村长正指挥着一些人拽着大眼的拉网。

      李三儿叼着旱烟,抱着膀,用眼睨视着在高处一跐一滑呼三喝四的村长,心下想:“个把条黑鱼也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向我李三儿说句好听的不就结了!”  

      李三儿并不是高诂自己。此时刚进阳历六月,是黑鱼产卵的旺季,如果放在以前,李三儿只消在泡子边转上几转,就能发现黑鱼做的草窝,而且一钓就是公母两条,决不含糊。
岸上忽发一声喊,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肚子黑鱼被打捞上来了!李三扔掉烟头,急忙凑了过去。碗口粗的大黑鱼正在网中挣扎翻滚,尾巴隔着拉网把泥地抽得啪啪直响。看得李三儿眼里冒火,直咽口水。

    闻声从厨房里跑出来的红辣椒,一边扭着屁股,一边用腰间的围裙擦手上的水渍,急急地挤进了人群。

      瘸腿丈夫紧张地用手死死掐住光滑有力的鱼身,准备往胶丝袋里装,红辣椒一步跨过去,大声数落说:“瞧你这点儿张逞,它还能跑了?撒开手,让我看看!”

      丈夫一松手,大黑鱼又跳腾起来,张开蟒蛇似的大嘴狠劲向空中咬了几口。

      红辣椒恨恨地说:“肚子撑得这么大,不知糟蹋了我多少鱼,今天就拿你开刀!”

      说罢,照着鱼肚子狠狠地踢了一脚。

      大黑鱼疼得忽地竖起了半截身子,猛地向上蹿了几蹿,黑亮的圆睛射出森森的寒光。

2018 6 2 (2).jpg
参考图三  黑鱼

      红辣椒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更多的发泄滞住了,对丈夫嚷道:“你还愣着干啥,还不快点把鱼装起来?”

      看着被装袋抬走的鱼,村长面露得意之色,吩咐收拾网具,准备好好地一饱口福。他虽为一村之长,又常年住在水边,也多时不曾吃过用大个头的黑鱼做出的地道的生拌鱼丝了。

      李三儿见村长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夜半。李三儿从睡梦中醒来,隐约听到了低低的吼叫。他侧起耳朵:“哞——哞——”声又断断续续的传来,像是从黑鱼泡那儿发出来的。他早有耳闻,年头多的黑鱼会发出像老牛那样的叫声。不用说,泡子里剩下的那条“鳏夫”发怒了,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翻了一个身,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下有戏看了……”不久,便发出了鼾声。

      “谁这么缺德?咋这么损哪!看别人过得好眼睛就红啦?有本事自己挣去呀!什么东西……”
一大早,红辣椒就站在泡子边,一手叉着腰,一手比划着,骂起街来。

      黑鱼泡和野河子只隔一道土坝,野河子里的水能渗过来,泡里养的鲫鱼鳞白,没有土腥味,鱼贩都愿意要红辣椒家的鱼,充做江鱼卖。时逢端午节,鱼贩催鱼催得紧,红辣椒见有利可图,头一天晚上和丈夫把家里的几片大眼挂网全部下到了水里,想多挂一些隔年的大鲫鱼,趁机抬个好价。没成想,早晨一到水边就傻了眼,挂网全部被动过了。她没好气地埋怨丈夫让人钻了空子。两人急忙登上舢板船去起网。挂网拽上船后,红辣椒立刻就炸了,非但没有鱼,网还被撕扯的支离破碎。

      上岸后,红辣椒没好声地开骂,丈夫一言不发地清理乱成一团的挂网。

      看光景的人多了起来,红辣椒骂得更欢了,尖尖的凹兜脸越发红涨。红辣椒娘家姓杨,大名叫翠红,因生就一副赤红面,人又泼辣的出名,落得了现在这个雅号。

      突然,从泡子中间传来“咕咚”一声响,红辣椒的骂声嘎然而止。众人寻声望去时,水面上只剩下了一圈顶一圈的大波纹……

08 7 26 (1).jpg
参考图四

      红辣椒风风火火地跑到姐姐家。姐姐说村长去了省城,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红辣椒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向姐姐抱怨起丈夫的无用。姐姐宽慰她说:“你别不知福,有这么个听话的男人多省心!这事儿你不用急,你姐夫回来我就让他帮你除掉那个祸害。”

      红辣椒家里的鸭子开始少了,水面上会突然漂浮出一只皮毛破损的死鸭子,后来鸭子干脆不肯下水了。泡里的鲫鱼挂不上来,鸭子产蛋也锐减,红辣椒如坐针毡;更让她闹心的是泡子里的“咕咚”声,她一去水边,那条鬼精灵的黑鱼就好像知道似的,保准在她附近的水面上出现,弄得她胆战心惊;最让她承受不了的是夜深人静时从泡里传来的叫声,这该死的声音简直让她发疯……

      村长回来了。他笑嘻嘻对小姨子说:“翠红,咱先说好了,鱼打上来可得由我来分派。上一次的拌生鱼王镇长没吃上,还一直埋怨我呢!”

       “这点小事有啥说的,全凭姐夫安排。”红辣椒痛快地答应着。

      上次打上来的那条黑鱼她只留了一小段做拌生鱼,余下的让她高价推给了鱼贩,这次却没有心思顾上这些了。当初捕捞那条黑鱼仅仅是怕它糟蹋泡里的鱼,而现在急于除掉这条黑鱼是为了祛她的“心病”,这条神出鬼没的黑鱼把她折磨得神经快要崩溃了。

      一连拉了几网,根本不见黑鱼的影子,反把泡子里那些大个头的鲢、鲤折腾得掉鳞损鳍,红辣椒心疼得直掉泪,硬着头皮撑着。

      烈日下,拉网的人汗流浃背,村长也失去了耐性,准备收手。铁了心的红辣椒说什么也不依。村长见小姨子态度坚决,抬头看看开始偏西的太阳,于是说定一网定乾坤。
拉网又例行公事地下水了,人们懒懒地拽着纲绳。突然,手中的纲绳重似千斤,发出的号子声没落,只听得一声响,拉网的人齐刷刷地跌在了岸上。

      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黑鱼示威似地在水面上一连蹿了几蹿,然后来了一个大翻身,“咕咚”一声扎进波浪翻涌的泡子里。

      人们看得目瞪口呆。

      拉网的中段被黑鱼击出两米来长的豁口。

      村长无奈地对小姨子说:“先这样吧,网也弄坏了,等我忙过这阵子 ,再想想别的办法。”
红辣椒无话可说,只好作罢。她这时想到了李三儿,可又怕他不买她的帐,弄得面上不好看。再说了,拉网都没弄上来,李三儿的鱼钩也未必管用,还是等姐夫处置吧……

      这天夜里,不见星月,水边一片漆黑。李三儿抱着碰运气的心理,在野河子里抛下了六盘底钩。此时已是后半夜了,鱼护依然没有下水。

底钩(6).jpg
参考图五  底钩

      以前的这个季节,正是他夜钓鲶鱼、黄颡的好日子。如赶上没有月光的夜晚,宽脑门的大鲶鱼、筷子长短的大黄颡像是发了疯似地把铃咬得叮当响,一条接一条上。只可惜,那些年人们不认鲶鱼和黄颡,不带鳞的鱼不好卖,他就把卖剩的鱼晒成干,留着冬天下酒。

      他不由叹了口气,从兜子里掏出剩下不多的白干烧,扬起脖子“咕嘟”了一大口,把手伸进兜子里,摸出一块豆腐干,塞进嘴里。他已有几分的醉意,心里想:这个辣婆娘,是越有越算计,没捞上那条母黑鱼前,鸭子不曾丢,网也不曾破,这回可吃透亏了!瘸子的腿是咋残的?还不是因为她!没黑没白的拉黑脚,愣把手扶四轮子翻进了沟里……没承包那会儿,她家用的渔网像纱窗,一网下去不知坏了多少鱼苗苗的性命!泡子归她后,怕黑鱼伤了鱼苗,硬是把黑鱼泡弄得徒有虚名了。鱼不像人,鱼吃饱了一顿,几天都不愿意开口。过去钓上来的鲶鱼、黑鱼,肚膛里净是空的,那时江里的杂鱼多的直撞大腿,它咋不去吃?咋偏偏要吞钩?大凡一饮一啄,都有个定数!人是什么?是想一出是一出!当年,麻雀不就被说成了四害?泡子里存了个把条黑鱼,就像挖了她的心!也真蹊跷,泡子里那么多年不见黑鱼了,怎么藏了两个这么大的家伙?莫非……

      起风了,李三儿停止了胡思乱想。他找出雨披,脱口骂道:“妈的,没报有大雨呀!”

      天上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紧接着,响起一连串的炸雷。

      李三儿面对风口,被风吹得喘不过气来。他抓起地上的兜子,踉跄着翻过土坝,找一个苇草洼刚蹲下,大雨瓢泼似地从天上倒下来。眼皮底下的黑鱼泡顿时荡起一片白烟,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岸了。

      四十年前,李三儿刚好16岁。那年冬天,父亲生了一场病,家中没有什么来滋补,他冒着严寒,独自一人来这儿砸冰窟窿。冰眼砸开后,水里的鱼像开了锅一样顺着水往上涌。李三儿挥着父亲用的搅罗子,一个劲儿地往上搅,眼睛都红了,怎么也没想到会碰上这么好的运气。一会儿功夫 ,冰面上就堆满了各种鱼。黑鱼棒子有一尺多长;最大的鲫瓜子能过斤;张着大嘴,鼓着鳃的老头鱼像苞米棒子那么大;吱吱直叫,四下乱钻的泥鳅比大拇指还粗一圈;小鱼更是多的分不清个数。活蹦乱跳的鱼很快就被冻得放挺了。

      李三儿这个乐呀,顾不上冷和累,扛起装得满满一大袋子的冻鱼朝家就跑。

      到家后,他把鱼倒在了外屋地上,大声嚷着让家里人看。没想到,他挨了父亲的一顿骂,说他坏了渔人的规矩,把鱼孙子都带回来了。这以后,李三儿懂了,打鱼摸虾也要讲规矩。

      又是一道闪电,水中忽地跃出一条黑影,借着雨势,凌空而起,摇头摆尾直奔李三而来。李三儿大惊失色,吓的把头一缩,只听得头上的苇叶唰唰乱响,再一回头,黑影已蹿上坝顶。

      他跟头趔趄地撵上土坝,野河子上空惟有大雨如帘……

      李三儿呆立良久,似有所悟,不禁怅然道:“来时成双,去时单啊……”

      渔猎了大半生的李三儿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为什么,竟为这条黑鱼今后的命运担忧起来。他看了一眼风雨中的六盘底钩,冒着大雨跌跌撞撞地向家走去。

IMG_2933.jpg

2005年6月

评分

参与人数 4积分 +18 收起 理由
小白很帅 + 5 很给力!
小漕一夫 + 5 赞一个!
山东山的东 + 5 好文,精彩。
十条杆老西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31 2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鱼泡的故事》是专为海峡钓鱼网2005年度征文而写的旧文。之前,在海峡钓鱼论坛上发表的钓鱼文章,都是自己的经历和感悟,而《黑鱼泡的故事》是以小说的形式呈献给大家的。其中有传说,有听闻,还有生活中的实例,描述的是在自然水域被个人承包后所发生的故事。
发表于 2019-3-31 22:0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采!为了永远有鱼可钓,建议不想吃鱼就钓获放流,留大放小,给鱼一个休养生息的空间。
发表于 2019-3-31 23:0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3-31 23:5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0:00: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2:2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挺好!
发表于 2019-4-1 03: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6:45: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7:45: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8: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鱼成精了 后续变成人了
发表于 2019-4-1 0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干了没有?
发表于 2019-4-1 09:3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9: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09: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0: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下游建立了水利枢纽工程,这些年所在松花江段水位大幅度提升,与野河子相邻的黑鱼泡水更深了,面积更大了!

发表于 2019-4-1 11: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4-1 15: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进海峡了!安老师这么好的钓鱼故事真是难得一见!也不枉来海峡一趟了!
发表于 2019-4-1 15: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一次的拌生鱼王镇长没吃上
发表于 2019-4-1 16: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存档|手机版|海峡钓鱼社区 ( B2-20140231-3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206号

GMT+8, 2019-7-20 17:31 , Processed in 0.05764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