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钓鱼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68|回复: 38

不闻日记之戴河上的阿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15: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理想如晨星——我们永不能触到,但我们可像航海者一样,借星光的位置而航行。
——史立兹
期待已久的南戴河之行终于纳上日程,周五一早,鱼竿堆里翻出了根迪佳远投竿,上面竟然栓好了阿波等成套钓浮的线组,估计买来都没用过,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准备带去年在南戴河渔具店买的四米五远投竿,收长太长带着不方便,翻出了迪卡侬船钓竿,迪卡侬路亚竿插接竿口有点薄弱,就没带,小海竿还是带着,用惯了…
禄爷探报,东戴河现在岸边鱼很小,燕鱼和黑头,个头都不大,燕鱼十二、三公分长,黑头二寸,也就是六公分多长,用旋网打的气泡鱼or梭鱼苗做饵,钓浮,钩漂间距一米左右,据说双钩好使…
还说有的当地人用五米四手竿,可淡水钓一直主用手竿,终于有机会使海竿了,想了想还是不带手竿了,这样一共带了三根海竿,旋网准备在南戴河渔具店里买,琢磨着两竿钓底,一竿钓浮,增加成功率嘛…
去年在南戴河基本是用沙蚕钓底,楞巴居多,偶有梭鱼,后来十一在绥中和同事老D船钓学会了钓浮,又用了虾蛄,不过钓浮还是收获寥寥,钓底收获颇丰,得有个十多斤,不过貌似十月十一月是海钓旺季…
小威已经做完了保养,加满了油,准备去超市采买,神马都得准备好…
看彩云天气,这几天基本没雨,据经验还得赶高潮的时候鱼口好,特意看了看海洋天气APP,发现南戴河晚潮在下午六点多,潮高一米七左右,早潮是凌晨四点多,潮高才五十公分…
钓点是在戴河出海口南边,港海路和观海路交叉处,北边是个海军基地,去年初次在这尝试了海钓,还是蛮爽的…
题外,今天是头伏第一天,艾玛,广安门中医院里人山人海,都是贴三伏贴的,挂个针灸刘主任的号可费了老鼻子劲了,终于拿到号,差点热泪盈眶啊…
老底儿今天返校,十点多打来电话说考了326.5,满分360,刚过九十分的线,嗯,也不谁说过,男孩智力百分之百随母亲,我就啥都不说了,就这么着还被老底儿搜刮走六百块,唉,找谁说理去…


-------------------
所以有时候,有些回忆是不能轻易有的,有些回忆既能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也能从内侧剧烈切割你的身体。
——村上春树
医院挂号的时候,前面一个大爷问我是北京人吧,呵呵,聊了几句,他住牛街,闺女找了个河南人,说这句特意压低了声音,还左右看了看,四十岁才生个外孙女,闺女深信新版育儿经,一岁内只吃母乳,不给水喝,弄得外孙女直上火,脾胃不好,来挂个号看看,儿童医院、儿研所、友谊都去了,开的药吃了也不管用…
闺女住门头沟葡东小区,周末才来接孩子,所以一岁半就去了右安门一个私立幼儿园,要不他老俩天天看着,身体真盯不住,爷爷奶奶也不是不管,可辣是个农村,他们怕把孩子耽误了,说他老俩没了,闺女一家再换到城里住…
生活就是由看似杂乱无章的琐碎和鸡毛蒜皮织成的蛛网,每个人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钓者通常不被人理解,更是注定了孤独,一个人在野钓路上,对未知的探索,一切似乎都琢磨不定,却又有蛛丝马迹可循,这也许正是野钓的诱人之处,吸引着钓友们夜以继日的痛并快乐着…
暴连时的狂喜,糗鱼时的苦闷,一身的疲累,回家面对河东狮吼,孩子的奚落,一切都只能默默忍受,就这么周而复始,面对日益难寻的钓场有人退缩了,金盆洗手,卖竿上岸,可估计他还是心有不甘…
钓者无疆,野钓路上的辣些美丽风景,上班一周所积攒的心身疲累在钓鱼的过程中释放,既磨练了自己的意志,也锻炼了老胳膊老腿,哈哈,钓鱼可不能老坐着哦,该活动就活动一下…
昨晚上老底儿说八喜没了,十点醒来,去西门超市买了四个还有一袋子冰棍,话说荣升冰柜可管了大用啊…
门口摆了三桌玩纸牌的,都是蓝人,大概有个二十口子,喝茶、喝啤酒、抽烟,倒也照顾了超市的生意,积攒了人气,也许他们能从指尖的胡笑怒骂中找回心里的宁静,这么一想跟钓鱼也差不多嘞,哈哈…


-----------------
人和人之间舒服的关系,是可以一直不说话,也可以随时说话。
——张嘉佳
周五夜里还是没睡好,估计跟孩子似的有点小激动,五点二十醒来,想着车上的玻璃水该充了,于是拎着上次剩下的五分之一,赶脚不太够,又拿了瓶新的…
果不其然,将将倒进去一瓶,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没遛弯,顺着角门西地铁兜了一小圈,嘉和路北侧一个车道昨夜重新铺了油,我说昨晚上咋辣么吵啊…
换好衣服去踢球,张老爷子已经踢上了,我貌似还没睡醒 ,几脚踢的很歪,一入伏天气明显热了,有点桑拿天的赶脚,一动弹就一身汗,几次明明能接住的球却一滑飞进了身后的松树丛,唉…
一个八十多轮椅老太在保姆的搀扶下遛起了圈,张师傅说可别碰着她,球踢的是寡然无味,四十多分钟也就收了…
老家肉饼买了早餐,回家洗了澡下楼去工行取了点现金,又骑上摩托去二里买菜和水果,嗯,老底儿让买的绳子也买了,收获颇丰…
说好去超市采买,可见她俩懒洋洋不动弹,一生气骑自由去上州屋了,买点渔具吧…
一拉得阿波、坠子、接环,又买了个虾米笼子,花了91,回来一看,这阿波便宜可是没有夜光,唉,有点后悔啊…
准备工作一定得做足,想着去买点羊骨头之类,也不知楼下超市有没有,呵呵…

---------------------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林语堂
天热谁都懒得做饭,趁早晨凉快把花毛煮完,花生是小红粒 外壳裹了一层泥,洗了十来遍才干净些,中午吃了金百万外卖,睡了一觉,桑拿天也懒得出去,可惦记着羊棒骨,三点多还是下了楼…
听老妈电话说门头沟下了雨,赶紧把小自由骑进地库,超市牛羊肉摊子还真有羊棒骨,说八块一斤,只有有五、六根,大姐说再给剔一根,呵呵,也不知海鱼认不认这口…
抽空做了个西红柿炒豇豆,赶脚时间差不多了下楼,高中同学M来拿鱼,刚出小区大门,嘿嘿,看见他了,老君越后轮眉蹭了一道子,说是老W干的,呵呵,铝司机不靠谱啊…
他家的换车计划还没实现,这老W当家做主吧,还挺忙,也没空看车,看来还得等…
晚上吃了饭,老早就睡了,醒来已经凌晨两点,照例强国,又收拾了一遍渔具,想了想还是带了五米七神武,又找了两根3.5号大线,迪卡侬船竿赶脚太沉又换成了刚毕业买的2.7海竿,呵呵,还不够捣乱的呢…
下楼扔趟垃圾,去西门超市买了饮料,赶脚太沉,直接拎去装在小威上…
四点来钟迷瞪了一会儿,也睡不踏实,电死一只蚊子,天微微亮了就开始装车,骑着折叠车拉了一遍水,就事把折叠车装车上了…
用干布擦了擦车,回找了大镊子,从翼子板内侧缝隙里掏出来不少树叶、树毛子…
五点四十叫老底儿起床,六点十分出发,香河检查站耽误了十多分钟,九点半已经到了南戴河…

-----------------------
我们最正常的地方,就是知道自已是不正常的。
——村上春树
高速上一直卡着限速,偶遇慢车才给脚深油,赶脚周日去海边的车会少点,其实也不少,孩子一放假,大人紧张了一个学期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心情似乎也跟着放了假,歇个年假陪孩子是必须的…
河北界高速三条车道限速都是120,还不错,不用纠结分道测速,貌似京哈上大车很少,基本都是小车…
玉田服务区停车如厕,小车区都满了,停在了大车区,厕所标识不清,一对母女差点闯了进去,倍儿尴尬,哈哈…
第二、三车道间应该是大修过,接缝远远看去像实线,让人有点二虎…
一出北戴河联络线,老婆就说闻到了海的气息,我咋没闻到呢,难不成笔名叫不闻的过?
有的路段似曾相识,拐过一个弯,看见辣个眼熟的加油站,哦,快到了…
到了戴河庭院酒店,还没退房的,于是去戴河大街吃早饭,路上竟然堵车了,还好有交警指挥,找了一家清真餐厅,吃了拉面,加肉的25,老婆吃碗刀削面,又来个海带丝,一共80块,草草吃完,惦记着钓鱼,趁她俩没吃完,赶紧去欢鑫渔具店采买…
半身不遂的老板竟然还认识我,精明的老板娘却没印象了,哈哈,跟她这买了根远投竿子和鱼轮,又租了两天电驴,没少挣我钱,竟然把我给忘了,这大姐啥记性啊…

--------------------------
所谓人生便是这么个东西,一如植物种子被不期而至的风吹走,我们在偶然的大地彷徨。
——村上春树
据禄爷的经验,买了个带塑料盘的旋网,准备捞些气泡鱼好钓燕鱼,老板娘说150一个,又买了个夜光阿波,一套30,又买了十块钱沙蚕,加了个木盒,忘了带活饵盒是个失误,跟她砍砍价,最后175成交…
出门看见她的破电驴不见了,说买给一个游客了,换了个新车,2800买的,她老公的电三轮停在一旁…
这时候电话响了,原来是老底儿等急了,赶紧往回走,街上吃早饭的游客挺多,一拨儿一拨儿的…
开上车去海边逛了逛,太阳较比的晒,抹了防晒霜,厚厚的一层,阳光、沙滩、比基尼,比基尼没见着啊,空气貌似一般,远处雾蒙蒙的,仙螺岛看着都模模糊糊…
老底儿趟了趟水,衣服沾满沙子,也都湿了,她俩走回酒店,交了十块停车费,车位较比的短,让收费大姐看着以免把人家车蹭了,前面一辆沃兰多,后面一辆gl8,呵呵都是通用系,还都是京牌车,巧了…
到了酒店停好车,一会儿老婆她们也到了,前台说房间在一区,貌似比上次的米罗酒店离海边更远了,看我们不乐意,一个男管家说给调调,还带我们一起去了房间,后来老婆说跟上次的米罗酒店,直线距离也就20米,哈哈…
戴河庭院小区看着还不错,欧式风格,四层or六层带电梯,我们的是六层,不过坐电梯先得爬一层楼,密度也高了些,楼间距太近了,还好是顶层,要不隐私都暴露了…
插播钓况,周日从三点多钓到七点多,四个小时上了八条小愣巴,旋网没玩好,气泡鱼没捞到,跟游商买了五块一盒虾蛄,不过钓浮也没见口,附近很少有见钓上燕鱼的,六点本来是高潮,可钓友陆续都走了,呵呵…

------------------------------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尼采
这房间是个两室一厅,都带独立卫生间,装修和家具都还不错,看着让人较比的舒服,业主把西边露台也加了顶,顶上还有个电动天窗,当做餐厅,看着老高级了…
看见厨房有个小冰箱,赶紧通了电,把液态冰和饮料、啤酒之类一股脑都塞了进去…
老底儿和我都洗了澡,用的是北边卧室的卫生间,这个热水是燃气的,热水来的较比的快,老底儿霸占的卫生间热水器是电的,开始没打开…
因为吃了早饭兼午饭,外面又挺晒的,于是就在屋里发呆、看电视、睡觉,床垫子有点硬,不过开了半天车,累了,躺床上就睡着了…
醒来一点多,熬了会儿,三点多耐不住钓瘾发作,跟老底儿说了一声就跑出来了,骑上小折叠,嘎油、嘎油驶上了熟悉的观海路,海边人还是较比的多,有几拨儿拍婚纱照的团队,离着远,新娘们环肥燕瘦也看不真切,不过铝人最美的时候不过如此了,另一个时候就是刚生完娃,哈哈…
还是老地方,戴河出海口南岸尖角处,朝北不算太晒,在一个黑衣大麦镜精瘦小伙的西边停了车,就这儿吧,人少清净,跟他打了招呼,看他是在钓底,说愣巴不大,十公分左右,心里一凉 啊?来早了…
去年是七月底来的,愣巴都有一、二两重了,辣竿头拉的,稀里哗啦的,老过瘾了…
据他说东边钓浮的口也不好,难怪钓鱼人不多呢,唉,来了就钓会儿吧,要不也是闲着…

--------------------
“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
蜘蛛《十宗罪》
三米东野红斑马和两米一先锋海竿都挂上沙蚕,带着希望打进戴河口辣两米多深的海里…
天热又晒,连游客都少了许多,戴上了大麦镜、遮阳帽,穿着防晒衣、牛仔裤,全副武装,不过估计还是得晒成小黑人…
钓愣巴很简单,一般是串钩底坠,不过以我的经验,串钩还是爱挂底,三米海竿去年在绥中被王师兄用过,八字环已切,想了想还是按串钩底坠的钓法拴了线组…
两米一小海竿是用的通坠,这次只是把淡水钓的伊势尼换成了海钓专用的丸世钩子,也是双钩,钩组还是在去年在荣成渔具店买的,挺好用…
东边小伙子说是早上四点来的,已经钓了二十多条,说不会像本地钓友辣样钓燕鱼,还是踏实钓底,嗯,说的很有道理嘛,用自己熟悉的钓法,总比照猫画虎、滥竽充数强…
沙蚕中午忘在车里,晒了好几个小时,虽说有个木盒装着,里面还有红土,现在也有点半死不活,闻着也有点臭了,唉,犯懒的结果,凑合用吧…
东边本地钓友偶有上鱼,还不忘显摆,大声吆喝一声,貌似东南角的多些,记得去年是东北角人多…
漫长的等待后,小海竿的白色竿尖终于有了动静,连续的抖动,提竿摇轮却赶脚没啥劲道,随着钩坠出水,哦,还是有一条小愣巴在钩尖挣扎,不过太小了,也就食指大小,不过不白就好,哈哈…
渤海虽说是内海,此时看着也波澜壮阔,用她辣宽广的胸怀包容着人类的一切善意or恶意的行为,她强忍着泪水,默默咽下了唐山曹妃甸辣些污染,身体条件有限,很难净化,古老的额头不免又添了几丝皱纹,是个人估计都替她鸣不平,可贪婪的人类为了辣烫手的山芋,还在继续抹黑、蹂躏她,也不知到神马时候才能划个句号…

------------------------
你不应该再是那个纯真而容易受伤害的少年了,你必须作为一个独挡一面的专业人士去和过去面对面。不是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而要去正视必须看清的事情啊。
——村上春树
鱼口很慢,心里还是惦记着钓浮,试试呗,要不迪佳四米二远投岂不白带了,不过没买虾蛄,后来听说最近鲈鱼口不好,都是在用气泡鱼钓燕鲅…
正在这时南边过来个游商,卖虾蛄和气泡鱼的,他第一次来我没注意,和东边小伙子聊天说起来已经晚了,游商第二次来,赶紧跑了过去,买了一盒虾蛄,五块钱,还挺便宜,不过还是买错了,应该买气泡鱼的…
从竿包抽出迪佳远投,捋正导线环,挨节拔了出来,上面的阿波线组都是拴好的,连六十公分子线和丸世钩子都在,不过这只竿子买来还没用过,这次算是开光了…
挂上张牙舞爪的虾蛄,用力抛了出去,阿波带着钩饵飞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的砸在了三十多米开外的河面上,这里您估计该奇怪了,为啥是河面啊?哈哈,这里是戴河入海口,上游有个橡胶坝,把河水阻隔,所以渤海海流占据了入海口,这里的海水跟远处深海里的应该没有太大区别…
紧了紧风线,看到阿波雪薇被带回来的水纹才停手,嗯,如题所述,阿波终于漂荡在戴河上了…
希望是美好的,不过现实残酷的多,阿波随着水流忽上忽下,就是没有正经漂相,也难怪,最近不是钓鲈鱼的季节,任那虾蛄再鲜活味美,也没鲈鱼光顾,哈哈,简直是瞎子电灯白费蜡…
五点多老婆和老底儿过来探班,老底儿在南边礁石处逮了两只螃蟹,拿小桶盛着还挺美,看了看我的鱼获,鱼桶里的六七条小愣巴,很不以为然,殊不知我已经很努力了…

---------------------------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我们便是这样活着。
——村上春树
海边呆的时间长了,啥事情都能遇到,今天周二一早,被个啥财富践行团的阿姨索抱拍照,我正上鱼饵,听声一回身,阿姨就扑上来抱住我,边上一大叔手机给拍了照,弄得我很没脾气,一怒之下让她把照片删了,看她俩去东边又找人抱照,这年头啥人都有啊…
比较赞秦皇岛渔政管理的人性化,这里现在是禁渔期,禁止下网、螃蟹笼之类,每天有城管巡查,警察见了都得说一句…
下午钓鱼时,两男一女年轻人在下笼子,一个警察见了说了几句,其中一个眼睛胖小伙就开始拉关系,说也不认识谁谁谁…
呵呵,中国这种拉关系、走后门的现象根治不了,像对岸海军基地长堤上,周日都见了两辆车停着车,其中有个白色霸道,两三个人在钓鱼,据钓友说辣边子水深,鱼也大,呵呵,说的我这心里也痒痒,可也不认识海军的人啊…
还是下午,看见一个壮汉推着独轮车,上面驮着两个麻袋,还以为是工人修缮堤防,不过后面跟着五个大妈,壮汉到东边卸了车,回来时问他,原来是放生花蛤的,壮汉又推来两麻袋,大妈又回去拿了趟铁锨,然后庄严肃穆,面朝西弄了个仪式,抡圆了膀子挥锨扬花蛤,画面感很强…
刚又跟个祖籍乐亭的大爷聊了会儿天,他看我的大行折叠车不错,我给他介绍了一下,大爷八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退伍转业到哈尔滨,俩闺女留在哈尔滨,他们老两口一退休就跑来北戴河租房子,一个二百多平大院子,三间平房,一年租金才两千块,说房主是大船主,有钱,也不在乎这三瓜俩枣的,大爷给他看房子也省了他的事,两全其美…
嗯,这几天钓鱼,发现不管是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妈,还是五、六岁的小孩子,每个人的好奇心都挺强,十个人路过得有六、七个弯腰探头,看看我装鱼的鱼桶里有没有鱼,有句话叫好奇害死猫,呵呵…


-------------------
你的人生中会有人,想要阻止你,拖慢你。但别让他们得逞。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顾来路。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马男波杰克》
周日晚钓到七点多,钓了四个钟头吧,阿波一口没见,沙蚕钓底一共钓了八条小愣巴,赶脚没啥大戏了,也到了往常睡觉的点,于是收竿回去吃饭…
老婆她俩走着回去好久了,我背着竿包和背包,跟个狗熊似的骑着折叠车,路上看见三三两两遛弯的红男绿女,戴河之夏辣么的迷人…
等嘎油回了戴河庭院C2区,她俩已经点了餐,并且吃完了,嘿嘿,倒也好,从冰箱拿出德啤,唉?咋不凉嘞?赶紧调了温度旋钮,打到最大,呵呵,冰箱不凉还叫冰箱吗?
一盘宫保鸡丁、一盘黑椒牛柳,说是戴河庭院饭店买的,吃着味道可不咋地,还没老婆做的好吃…
吃完洗白白睡大觉…
唉,今天周三刚听钓友说出沙蚕和海蚯蚓的区别,昨天晚上去戴河桥头辣个大姐说了,沙蚕就剩几条了,也不给添点啥,现在想来就是海蚯蚓了,两个虫子模样差不多,海蚯蚓头尖身子软,鱼很容易嗦咕没了,据说口好的时候钓梭鱼不错,沙蚕身子硬,头部爱蛰人,钓愣巴抛竿不容易甩掉,小鱼一时半会儿也啃不光,刚才渔具店老板辣躲闪含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就是欺负俺不懂呗,大爷的,莫欺少年穷,下次得挤兑挤兑他了…


--------------------
如果你掉进了黑暗里,你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你的双眼适应黑暗。
——村上春树
周一凌晨醒来,学完强国,收拾了钓具,三点多耐不住钓瘾发作,骑上小折叠,出发去钓鱼…
夜还很黑,轮胎摩擦着水泥路面 ,沙沙作响,骑到观海路,海浪声不绝于耳,耳边仿佛飘来一首歌,沧海一声笑,呵呵…
虽然不见人迹,可路灯很亮,习惯这钟点出钓的我,并没赶脚到神马异常和一丝恐惧,路的尽头,警察岗亭的警灯在闪烁,心里更有底气了…
海边的几个模型,经过婚纱照团队一个白天的骚扰,终于安静下来,去年夜里在这儿貌似撞见过一对野鸳鸯,搅了他们的好事,怪不好意思的…
到了河堤东北角,果然空无一人,应该是低潮,加上最近口不好的过…
抽出四米二迪佳远投,阿波插上纽扣电池点亮,挂上虾蛄,抛进戴河河口,带紧了风线…
沙蚕已经发臭,干脆扔了,虾蛄多半都还活着,没了沙蚕,小海竿钓底也只得用虾蛄了…
哦,忘了说撒网的事了,买的辣个美式旋网,周日下午照着网上教程试了几网,屁都没打着,给老底儿演示也露了怯,逗的他哈哈大笑,这时候正好没人,于是撒了几网,开始还是不着边际,网撒不圆,后来慢慢有点谱了…
哈哈,忘了是第几网,有一条不知名的细长小鱼不长眼,钻进了我的网,把钩从鱼背斜穿了进去,挂在阿波下,抛进海里,嗯,旋网不白了…
四点吧,天津小伙子来了,后来跟他聊天,说在天津一家物流公司开大货,最近公司貌似要黄,所以才有时间来这儿钓鱼,天津辣边的海边净是泥滩涂,没法钓…
又过了会儿,来了辆电驴,一个穿迷彩衣黑脸本地大哥,在东南角乱石堆处钓燕鱼,没多会儿他举着竿子过来,打声招呼,在我南边抛上了竿,说低潮海水太浅了,上这边航道处深水试试…
递了颗黄鹤楼,聊几句,他说一般从气泡鱼嘴穿钩,从鱼背穿出来,辣的肉厚,要不小鱼没多久就甩没了,后来我一试还真挺好用…
说子线长一米,我的六十公分也凑合用,燕鱼吃食要不黑漂,要不就横向猛地窜动,竿子一直得握在手中,要不反应不及打不到,还说前一阵用袖钩钓针鱼,辣种鱼嘴小…
哈哈,听来好多海钓经验,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洪应明 《菜根谭》
这大哥也不闲着,一会儿又跑我西边去了,和我的钓底竿子搭了两次线后,他自言自语的说,也没口啊,然后就回老地方了…
没过多会儿又来个大哥,也是钓浮,瞅这架势我也别在这裹乱了,于是收了竿子,去天津小伙子西边我的老位置踏实钓底吧…
虾蛄躯壳软,没多久就被小鱼啃光,琢磨着不是事,于是收了竿子,听小伙子说戴河大桥桥头有个大姐卖鱼食,这也五点多了,看看她来了不…
一路向西,沿河都有钓友在做钓,老年人居多,这里种着柳树,倒是能遮挡些阳光…
大姐果然在路边摆摊,去年就跟她买过东东,依稀记得她的模样,推车过了马路,跟她买了十块钱沙蚕,她说有人管,一会儿就进西边林子里,有需要的话进去找她,八点多还有渔具啥的卖,嘿嘿,还挺会做生意…
一看表还早,回去接着钓会儿吧,老地方接着做钓,这周一也不知是啥原因,口不好,到七点半收竿,才钓了五条…
回酒店她俩还没起床,招呼她们去吃酒店的自助早饭,稍作休息,去海边游泳、捞小鱼、玩沙子…
时隔一年,我又泡在渤海的泥汤子里,哈哈,实话说水色还凑合,一米多都能看见海底,这里走进海里几十米都不深,也就到腰部,横向来回游了大概一公里吧,回去和老底儿一起捞小鱼…
我俩一人一个抄子,看有小鱼群时一起落抄,这么一配合,一次还真有三条小鱼惊慌失措钻进了我的抄子,哈哈,怪好玩的…
嗯,然后又和老底儿在海里打了会儿沙子仗,噼里啪啦的挺过瘾,见他打过来,我就钻进海里躲避,打过去的沙子也是悠着劲,没敢真打…


-----------------------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村上春树
中午回酒店吃了外卖,睡完觉,三点多接着出钓,天空灰蒙蒙的,不知是不是雾霾,不象周日辣么暴晒,赶脚凉爽了些…
天津小伙儿果然又在,和他打了招呼,抽出三米和两米一海竿踏实钓底了,钓浮没啥口,抛来抛去也不上鱼,跟个傻子似的…
不多时来个带草帽的大爷,胡子拉碴,骑个旧26自行车,在我西边钓浮,后来一聊说是河南人,儿子在这边买了房子,每年都来住些日子,钓钓鱼…
他用的是五块钱买的气泡鱼,跟天津小伙儿挺熟,小伙儿偶尔借他的自行车去买沙蚕…
大爷一脸沧桑,好多褶子,跟个看钓的都能聊半天,我看钓鱼也是有一搭没一搭,他的鱼线搭了我的线都不知道,还跟那聊呢…
要不说串钩爱挂底呢,一次收线就挂在地球上了,艾玛,这线是二十多年前买的0.4毫米德国迷彩鱼线,还他mother挺结实,左拽右拽,拽回不来,想弃线吧,往后扽也折不了,想起钓友说过的把线缠腰上,又拿起毛巾护手以免被割伤,搞了几圈,身子往后走,嗯,终于,啪的一声,线折了…
辣个大爷跟天津小伙儿正聊着,看到这一幕,貌似有点幸灾乐祸,小声说着神马…
唉,您说我这毕业都二十多年了,孩子都辣么大了,这线咋还辣么结实嘞?看来这德国货较比的高级,正如网上视频里辣个哥们说大众车似的,不过我可看不上大众,无忌群里简直就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
题外,周三下午回来的,路上一辆大货车侧翻,一地的玉米棒子,占了内侧两条车道,堵了六百多米,不规矩的走应急车道往前挤啊,啥素质嘞…
赶上限行,京哈直接走南六环去了门头沟,中间服务区歇了两次,四个小时左右也到了…
还真是有点累,看来每天开三百多公里是极限了,要不禄爷咋把山东房子卖了换成绥中了,远了用处真是不大,也就新鲜两次罢了…
在老妈那儿,吃了顿豆角面,睡了个觉,八点多了回的家…
周四一上班,听说老P儿子去了北理工,打水碰见吃早饭的L工,说儿子去了南航,飞行器专业,据说比北航的同专业吃香…
老F说荷兰退休兵痞S跟他显摆,说退休比上班挣得多,一个月理财收入就四万,我艹,一反算,这厮现金至少有一千多个啊,还说给他儿子在顺义买了大别野,不买的话估计更多,还不得两、三千个…
晚上吃了饭,拿起网购的空调滤芯,去给小威换上,网上搜了个教程,赶脚很简单,没想到啊没想到,安装倒还简单,可小威手套箱设计的反人类,阻尼绳死活挂不上,旁边有车,门子也开不到最大,姿势也难拿,大热天的出了一脑门子汗…
赶紧叫老婆拿毛巾来,人家来了倒好,一句你就这么干,嘿嘿,辣意思我给聋子治成哑巴了呗,想了想装绳有难度,可也不是用不了啊,就这么地吧,旧的滤芯缝隙里老脏了,都是黑毛,这才一年多啊,看来每年都得换一个,倒是不贵,48块,我这半吊子汽修工也是义务劳动,该换就换吧…


----------------------
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尼采
正郁闷着呢,看着两米一竿尖有点哆嗦,试着一收竿,嘿嘿,您说巧不巧,竟然把德国断线给带了回来,这叫一个兴奋,按耐不住结果又出错了,倒回来终于拉断了子线,坠钩都留戴河里了,然后捯饬鱼线,又给弄乱了,成了乱糟糟一团,艾玛这可咋整捏?
慢慢捋吧,捋出一段捣在鱼轮上,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弄,荷兰大爷,瞅我弄得费劲,过来教我,说不行从线头反着捋,缠在线板上,从一团乱麻中反穿,倒真是个好招,他还主动借我一个线板,不过大了些,不好穿,也就没用…
坐在花坛石材矮墙上,就辣么一点点的穿来穿去,跟大菇凉绣花似的,大爷还教我乱线团别打死结,嗯,这点我还是明白的,不时抬头看看小海竿竿尖有没有动作,捣鼓了一个多钟头,终于有了眉目,当乱线终于完全解开后,一种自豪感由衷升起,艾玛,真不容易哦…
对接两根鱼线,以前不是会过日子嘛,照中国钓鱼杂志里的方法拴过,此时早已忘光了,于是故技重施,手机百度了一下,照方抓药,给拴好了,然后把二十多米断线缠在鱼轮上,不过嘞,后来再抛竿时,能明显赶脚到接线节在出线环辣里咯噔一下,不是长久之计啊,凑合用吧…
题外,用了一年多的华为mate10原配耳机昨天over了,插上耳机不响,外放响,这尴尬,想着买一个,是去实体店还是网购?手机上华为商城看了看,有款荣耀AM13优惠50,现价79,耳朵不太好使,总是耳鸣,也没用过啥好东东,雪薇升一下级,总比原配的强点吧,昨天下午下单,顺丰快递今早就到了,偌大的包装盒,里面就一个小盒,带着三套耳塞外套,试了试,真比原配强多了,嘿嘿…

----------------------
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莫泊桑 《一生》 ​​
因为断线的骚扰,周一下午没钓好,貌似才钓了五条小愣巴…
老婆她俩五点多过来探班,带了虾笼和羊骨头,从栏杆边放下去,过一阵收上来,还真有几条小鱼在里面,两三个小黑头,应该是鲷鱼,还有几条身上有纵向条纹的,是不是叫六线啊?鱼太小了,于是放生…
河南大爷白板了,准备收竿回去,看我们下笼子,把他剩下有点发臭的十几条气泡鱼给了我,说扔笼子里当诱饵,我就放了三、五条,剩下的准备周二一早钓浮用,呵呵…
笼子放了两次,一个螃蟹都没弄上来,也没啥意思,就收了…
七点多,一家人回酒店,老底儿骑车,我俩跟在后面走,遛弯的人还是较比的多,生活在海滨城市,早晚来看看海,游游泳,心胸都随之开阔不少…
不像北京,哪儿哪儿都是楼群和人海 ,要不辣么多人爱宅在家里,只是为了寻求心里的辣份清净罢了…
题外,昨天中午L工在海运酒店请客,庆祝孩子顺利录取,和老S骑车去的,儿童医院辣里人总是辣么多,看着年轻父母辣焦虑的神情,心里也不觉有点儿难受…
好嘛,七个人,五个西公系,就我和老C不是,辣个清蒸鳜鱼真好吃,刺也不多,可我怎嘛钓不到呢?据说在金海湖用活泥鳅,路亚钓法能钓到,不过也得赶上辣拨儿…
期待中的茅台没喝上,就一瓶***,两瓶说是老P留下的,也不知啥酒,铝老Y不喝,白教授没喝多少,就改啤酒了,弄得L工不太高兴,最后反正三瓶酒都喝了,也不知怎嘛喝下去的,大伙儿晕晕乎乎的挺好,忘掉奖金还没发的忧伤,呵呵…

154722bu4hooldohhhzzso.jpg
154723galhykkmjjh5799z.jpg
154723q6sb68n98ihba8eh.jpg
154723mucoiwrykrmsojwh.jpg
154723kehkl0b8npnqh0nq.jpg
154723pkkshxm13234zh1z.jpg
















发表于 2019-7-12 17: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17: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18:0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22: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22: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22: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2 23: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3 06: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7-13 07: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lmiao 发表于 2019-7-13 06:41
欣赏了。

所以有时候,有些回忆是不能轻易有的,有些回忆既能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也能从内侧剧烈切割你的身体。
——村上春树
医院挂号的时候,前面一个大爷问我是北京人吧,呵呵,聊了几句,他住牛街,闺女找了个河南人,说这句特意压低了声音,还左右看了看,四十岁才生个外孙女,闺女深信新版育儿经,一岁内只吃母乳,不给水喝,弄得外孙女直上火,脾胃不好,来挂个号看看,儿童医院、儿研所、友谊都去了,开的药吃了也不管用…
闺女住门头沟葡东小区,周末才来接孩子,所以一岁半就去了右安门一个私立幼儿园,要不他老俩天天看着,身体真盯不住,爷爷奶奶也不是不管,可辣是个农村,他们怕把孩子耽误了,说他老俩没了,闺女一家再换到城里住…
生活就是由看似杂乱无章的琐碎和鸡毛蒜皮织成的蛛网,每个人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钓者通常不被人理解,更是注定了孤独,一个人在野钓路上,对未知的探索,一切似乎都琢磨不定,却又有蛛丝马迹可循,这也许正是野钓的诱人之处,吸引着钓友们夜以继日的痛并快乐着…
暴连时的狂喜,糗鱼时的苦闷,一身的疲累,回家面对河东狮吼,孩子的奚落,一切都只能默默忍受,就这么周而复始,面对日益难寻的钓场有人退缩了,金盆洗手,卖竿上岸,可估计他还是心有不甘…
钓者无疆,野钓路上的辣些美丽风景,上班一周所积攒的心身疲累在钓鱼的过程中释放,既磨练了自己的意志,也锻炼了老胳膊老腿,哈哈,钓鱼可不能老坐着哦,该活动就活动一下…
昨晚上老底儿说八喜没了,十点醒来,去西门超市买了四个还有一袋子冰棍,话说荣升冰柜可管了大用啊…
门口摆了三桌玩纸牌的,都是蓝人,大概有个二十口子,喝茶、喝啤酒、抽烟,倒也照顾了超市的生意,积攒了人气,也许他们能从指尖的胡笑怒骂中找回心里的宁静,这么一想跟钓鱼也差不多嘞,哈哈…

071500js52n2ss42jtt2ff.jpg
071500l70f00h50hooxxq0.jpg
071500kgpa9zppje9anevg.jpg
071500t665z876zz6xuo69.jpg
071500hddbzfznkj7968sb.jpg
071500teessemzppixvlva.jpg
071500z8hmjci8qqh66eco.jpg
发表于 2019-7-13 07:2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钓鱼还小。相亲是亮点
发表于 2019-7-13 08: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个文化人
发表于 2019-7-13 10: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线亮!
发表于 2019-7-13 10: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13 14:0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7-13 14: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绰尔河123 发表于 2019-7-13 14:00

人和人之间舒服的关系,是可以一直不说话,也可以随时说话。
——张嘉佳
周五夜里还是没睡好,估计跟孩子似的有点小激动,五点二十醒来,想着车上的玻璃水该充了,于是拎着上次剩下的五分之一,赶脚不太够,又拿了瓶新的…
果不其然,将将倒进去一瓶,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没遛弯,顺着角门西地铁兜了一小圈,嘉和路北侧一个车道昨夜重新铺了油,我说昨晚上咋辣么吵啊…
换好衣服去踢球,张老爷子已经踢上了,我貌似还没睡醒 ,几脚踢的很歪,一入伏天气明显热了,有点桑拿天的赶脚,一动弹就一身汗,几次明明能接住的球却一滑飞进了身后的松树丛,唉…
一个八十多轮椅老太在保姆的搀扶下遛起了圈,张师傅说可别碰着她,球踢的是寡然无味,四十多分钟也就收了…
老家肉饼买了早餐,回家洗了澡下楼去工行取了点现金,又骑上摩托去二里买菜和水果,嗯,老底儿让买的绳子也买了,收获颇丰…
说好去超市采买,可见她俩懒洋洋不动弹,一生气骑自由去上州屋了,买点渔具吧…
一拉得阿波、坠子、接环,又买了个虾米笼子,花了91,回来一看,这阿波便宜可是没有夜光,唉,有点后悔啊…
准备工作一定得做足,想着去买点羊骨头之类,也不知楼下超市有没有,呵呵…
141641qdnpqgdoq90g1gk0.jpg
141641yibyjue4auco294b.jpg
141641kzww0qu3u3mwcwki.jpg
141641y2q0l4wl3qklvq4l.jpg
141641er036rxqz3s035iw.jpg
发表于 2019-7-13 21: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很美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命疯子ミ 发表于 2019-7-13 21:53
照片很美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林语堂
天热谁都懒得做饭,趁早晨凉快把花毛煮完,花生是小红粒 外壳裹了一层泥,洗了十来遍才干净些,中午吃了金百万外卖,睡了一觉,桑拿天也懒得出去,可惦记着羊棒骨,三点多还是下了楼…
听老妈电话说门头沟下了雨,赶紧把小自由骑进地库,超市牛羊肉摊子还真有羊棒骨,说八块一斤,只有有五、六根,大姐说再给剔一根,呵呵,也不知海鱼认不认这口…
抽空做了个西红柿炒豇豆,赶脚时间差不多了下楼,高中同学M来拿鱼,刚出小区大门,嘿嘿,看见他了,老君越后轮眉蹭了一道子,说是老W干的,呵呵,铝司机不靠谱啊…
他家的换车计划还没实现,这老W当家做主吧,还挺忙,也没空看车,看来还得等…
晚上吃了饭,老早就睡了,醒来已经凌晨两点,照例强国,又收拾了一遍渔具,想了想还是带了五米七神武,又找了两根3.5号大线,迪卡侬船竿赶脚太沉又换成了刚毕业买的2.7海竿,呵呵,还不够捣乱的呢…
下楼扔趟垃圾,去西门超市买了饮料,赶脚太沉,直接拎去装在小威上…
四点来钟迷瞪了一会儿,也睡不踏实,电死一只蚊子,天微微亮了就开始装车,骑着折叠车拉了一遍水,就事把折叠车装车上了…
用干布擦了擦车,回找了大镊子,从翼子板内侧缝隙里掏出来不少树叶、树毛子…
五点四十叫老底儿起床,六点十分出发,香河检查站耽误了十多分钟,九点半已经到了南戴河…
105538mnqdnecveuddc2c8.jpg
105538g1aqe38uvfvkq3a0.jpg
105539y6xe9796955hp7tt.jpg
105539gq1o6dnm36yqh5bz.jpg
105539kesi775h71dtw775.jpg
105539ch6sx13veixmbhhs.jpg
105539ygswsjfinds7zs00.jpg
105539cwwbbuaas7zafbbb.jpg
105539an81h3p6g19k133g.jpg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一个有品味的人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存档|手机版|海峡钓鱼社区 ( B2-20140231-3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206号

GMT+8, 2019-7-21 17:45 , Processed in 0.05444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