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钓鱼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30|回复: 66

原创] 阿婆做的那根小鱼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7-17 04: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阿婆!                                                

                                                     
                                                 阿婆做的那根小鱼篙
                                                                     
                                                            一

     阿婆已离开我十好几年了。十几年里,她很少来到我的梦里。有人对我说,你的阿婆不来你的梦中,说明她在那边生活得还好,也说明在这边的你用不着她牵挂。这话我得信!可为什么每次去县城西边钓鱼回来的路上,只要望一望南边的那一溜山,我的鼻子就会有发酸的感觉呢?
    阿婆现在住在那一溜山的反面。那反面有一垄不宽但很长很长的田畈,田畈那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河。好几十年前,阿婆和阿爹就住在那里,当然阿妈也住在那里。可阿爹老不回家。阿婆听别人说,阿爹是到山外跟日本人打仗去了。偶尔阿爹回来一趟,阿婆也不问什么,总是把米放进竹筒里舂了又舂,然后倒在簸箕里扬了又扬,拣尽米里的稗子和沙粒煮饭给阿爹吃。直到有一天,有人带信来说阿爹死在被押解到去武汉的半路上,阿婆便求几个人一起步行赶到贺胜桥一座桥下的枯草丛里找到了阿爹。找到时,阿婆前几天连夜赶着缝连的新棉袄没穿在阿爹的身上,一根铁丝穿过阿爹的肩胛骨反绑着他的双手。阿婆就和那几个请的人用竹担架把阿爹抬了回来,埋在那田畈旁的山岗上。
     后来,有了我们姐弟。阿爸那时在一个乡镇的中学里告书,阿妈在县城的一个工厂里做会计。家里姐弟四个阿妈一个人带不过来,就把我送到因被划了地主成分而搬回那田畈旁的村子里去住的阿婆那里。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那里有一垄长长的田畈和一条弯弯的溪河。那溪河里的水很清澈,退水后深处也看得见水底,可大人要是下去洗冷水澡也只能踩水的。我就经常站在那河边看那水底的小红鲤鱼游呀游。阿婆说你阿爹活着时就在这河里钓过大红鲤鱼的,我便吵着阿婆为我瞄了一根小竹篙。阿婆替我在竹篙细的那头绑上她自己打鞋底用的麻索,然后再系一只将缝衣针火烧后夹弯而成的鱼钩,我最早的一根鱼竿就这样被我喜得蹦着拿在了手里。
    有了这根小竹篙,我就经常去那溪河里钓着玩,可头好几天里那鱼就是不咬我的钩。开始阿婆还老是跟我一起去钓,说是怕我落到水里溺坏了。过了几天我就一个人偷偷的跑去钓,钓着钓着就会听见喊我的声音从田畈那边的村口传来......
    再过些时,我就钓起了一些大嘴的小黄翅。那小黄翅身上一条一条的彩纹,真好看哪。阿婆把那鱼放在红薯上蒸好,叫我把红薯蘸着鱼汁吃。看着我吃的那好吃相,还不停的说我:有用,有用!
    阿婆的夸奖,壮了我的小钓胆,也由此让阿婆受了一次不小的惊吓。那天,我跑到山后队里的鱼塘去钓鱼,还没钓到一只鱼就听见塘那边有人大吼着:哪个在钓鱼!我擎着小竹篙飞似的跑回家里的土屋躲起来。一小阵,就听到有人来擂门了,阿婆颤颤的打开房门。我躲在床底下不敢出来,只听到阿婆连声赔不是。那人走后,我挨了阿婆两下帚把,不是很重。
     在我的记忆里,我就挨过阿婆这两下打。现在想来,阿婆那时肯定是被吓的有气没哪出吧。可最让我不舒服的,就是我再也没见到那根小竹篙了。
                                                                 
                                                         二

     我和阿婆住在那里。有时,隔壁的阿娘和阿叔送些米泡糖给我戏嘴,我就在阿婆的怀里吃着甜甜的睡去。当我早晨醒来,热着饭菜的火炉旁不见了阿婆,也不见了头夜装好米泡糖和蔗管的小竹篮,我就知道阿婆又是走着到县里给阿姐和阿弟送米泡糖和蔗管去了。到日头落山的时候,我站在村后的山包上望着,一直到看见那弯弯的山路上阿婆慢慢的走来,我就跑去偎着阿婆。阿婆摸着我的头说:阿姐阿弟好象比上回又瘦了一些,也不知你阿妈是怎么养人的,唉......。
     我是很少听见阿婆叹气的,尽管那时队里很忙很累。现在想来,阿婆一是怕叹掉儿孙们的前程,二是村旁的山岗上埋着阿爹吧。因为我长大后阿婆只要见到我叹气,就会马上对我说:人是不能叹气的,叹气会叹跑运脚的。
    (可我现在要说:阿婆,您一生从不轻易叹气,可您的运脚又在哪呢?)
     两年后,阿妈带着大阿弟到村子里来,要把我换到县里去读书。临走前,阿婆带阿妈和我兄弟俩去了一趟那山岗。我哭着不肯走,阿弟哭着不肯留。我一是跟阿婆过惯了,二是心里还想着那根小竹篙,也不知道阿婆把那根小竹篙放哪躲起来了,我又不敢问。
     回到县里,我就自己到山上砍了一支竹子。削平竹节,用煤油灯烧一烧,趁热放在板凳上压一压,叫伙伴拿蘸水的布敷一下,一根直直的钓鱼篙就做好了。有了自己做的钓鱼篙,我就和小伙伴们一起象放鸭的大人一样擎着竹篙在县城周围的野河里到处钓鱼......
     后来,阿妈又带着小阿弟去那山村换大阿弟回县里读书。大阿弟回县后,我问他看见那根竹篙没有,他说根本就没看见。我想他也是根本没看见,因为他回县来根本就不想去钓鱼。现在大阿弟也和我一起去钓鳜鱼的,这是五年前我看他打麻将打得根本不认得人了,才把他硬拉到水边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谈。
     再后来,小阿弟也回县里来读书了,剩下阿婆一个人在那田畈旁的村子里住着,阿妈就叫放了暑假的我带着西瓜和几块钱到那村子里去帮阿婆做事。说是去做事,阿婆哪让我做事呀。也好,我就每天去那溪河里摸鱼。暑假快完时,阿婆托村里下县的拖拉机把我带去县里,我就一路哭着到县,心里想着阿婆一个人住在那里,经常要挑那么重的红薯和箩卜到田畈那边的溪河里去洗......
     再再后来,阿婆也回了县里,阿爹也被政府评了个烈士,领到烈士证时,阿婆大哭了一场,第二天就一个人回了一趟那村子,想着是告诉阿爹这个好消息去了吧。
     我还是一放假就钓我的鱼。钓得着时,我很高兴,钓不着时,阿婆就对我说:阿崽呀,你总是不听阿婆的话,你没有水财的。可我还是不信阿婆的话,一直钓着,钓到了今天。
                                                                           
                                                            三

     到县里的头几年,阿婆还常回阿爹的坟上扯扯草的,后来,阿妈和我就不让阿婆去了。可就在阿婆老的头几个月的一天,阿婆突然要我和大阿弟搀扶着她来到那田畈旁的山岗上。泪水顺着阿婆脸上的皱纹滴落在坟头,阿婆摸着坟头上长着青苔的老砖小声的说:这多年了...你一个人...我又没跟你做伴......。
     阿婆走的那天,我没落泪,我知道阿婆正在发奋的追赶老早就出了远门的阿爹。后来,我哭了,我不知道阿爹已走了多远,阿婆要孤零的翻多少高山、趟多少溪河、摸多少夜路... ...
     现在,当我烦乱时,我就会去阿婆和阿爹的坟头说说话,最后,我不忘问一句:阿婆,那根竹做的小鱼篙您放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了啊!

                                                                                        老鳜写于2005年夏


[upload=jpg]UploadFile/2005-7/200571813392091060.jpg[/upload]
发表于 2005-7-17 05: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在这里读到了一篇这么好的文章。娓娓道出的真情令人感动不已,细腻温馨的笔触勾起人们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鳜兄,把文章发到文苑吧,那里是以文会友的好地方,至真至情的好文实在不多见了!
在此逢君,足见辉煌兄的魅力!
[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
 楼主| 发表于 2005-7-17 09: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兄,就让此拙文呆在这里吧,我不喜欢热闹,我还和朋友有约。
谢谢您的接纳!如果您真的认为此文还看得下去,那就让我们自由、坦荡的一直写下去吧.
发表于 2005-7-17 1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泪流满面,勾起我对外婆奶奶的思念
子欲养而亲不在啊
发表于 2005-7-17 11: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钓着,钓到了今天。[em17][em17][em17][em17]
发表于 2005-7-17 1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阿婆做的那根小鱼篙!
发表于 2005-7-17 18: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望江岭在2005-7-17 9:35:17的发言:江兄,就让此拙文呆在这里吧,我不喜欢热闹,我还和朋友有约。谢谢您的接纳!如果您真的认为此文还看得下去,那就让我们自由、坦荡的一直写下去吧.

尊重兄的意愿。有您在这儿,我会常来的。
(今天没发帖权限了,只好用旧网名了。)[em04]
发表于 2005-7-17 1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感谢,这么好得文章。
发表于 2005-7-18 1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把我的心给搅乱了,想到了很多往事,念起了老去的亲人。
阿婆的小鱼篙放在了您心里,您已经找到了。
我心里也有些珍藏,我也找到了。
我来配乐
[RM=480,360,true]http://221.202.117.74/mp3/邓丽君/浪子心声/假如我是真的.mp3[/RM]

发表于 2005-7-18 1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望江岭在2005-7-17 9:35:17的发言:江兄,就让此拙文呆在这里吧,我不喜欢热闹,我还和朋友有约。谢谢您的接纳!如果您真的认为此文还看得下去,那就让我们自由、坦荡的一直写下去吧.

还有为那一份人间真情。
[em17][em17][em17]
发表于 2005-7-18 10: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穷中有乐在2005-7-17 5:58:41的发言:没想到,在这里读到了一篇这么好的文章。娓娓道出的真情令人感动不已,细腻温馨的笔触勾起人们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鳜兄,把文章发到文苑吧,那里是以文会友的好地方,至真至情的好文实在不多见了!在此逢君,足见辉煌兄的魅力![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em23]

江兄客气了。
您二位都是我的兄长,我坚信您们会互相认同的。
今秋十月,我要去望江岭看看光哥钓钓老鳜。
 楼主| 发表于 2005-7-18 11: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的变迁,带给普通人的是真实的穷愁。身边的故事需要我们来唠叨和耐心的听... ...
发表于 2005-7-18 11: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让我想起我外公,以前吃的很少,逢做客,他就去水库小钓一阵来做菜,
临走前晚还在夜钓,清晨回来就中风走了,等我到时,看到被家人扔了满地的小
“黄甲”。。。今天,我的两个舅舅和几个表弟都酷爱钓鱼,我本人6岁就开始
钓鱼,哈哈,快30年的钓龄了。是不是钓鱼有遗传?
发表于 2005-7-18 11: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语化的描述,从平常事的点滴里,折射出许多精彩的闪光,给人启迪,好文!向中钓网的老朋友问好!
发表于 2005-7-18 1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em23][em23][em23][em23][em23]
发表于 2005-7-18 11: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心情啊!好文章让人爱不释手啊!
发表于 2005-7-18 12: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就差一点...是用心去写的,真感人
发表于 2005-7-18 13: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旧呵![em02][em02][em02][em02][em02][em02][em02][em01][em01]
发表于 2005-7-18 14: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顶!
发表于 2005-7-18 14: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存档|手机版|海峡钓鱼社区 ( 苏B2-20140231-3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206号

GMT+8, 2021-6-13 14:16 , Processed in 0.023252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