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钓鱼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78|回复: 1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速度与激情:三月作钓泰国秋兰湖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8:33:12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中国今年的新年过得不那么平安,新冠状肺炎病毒在武汉暴发,逼迫中国在新年除夕前封锁武汉市。

这是人类史上从未经历过的疫情,时至今日,已是全世界大传播,封城封国,人人自危。

撰文:可胜(ks ks) 三月,泰国,美国和欧洲还没有大感染也还没限制旅客出入境。我们于是决定照原定计划前往泰国南部秋兰湖钓游,主要对象鱼是蓝吉罗和水马骝。

我们一行六人,Simon Wong,Kelvin Lai,Ah Boy,超人,张利和我从新加坡搭乘胜安航空直飞泰国普吉岛国际机场,然后转搭三小时的车程到水壩码头,最后再坐两小时的船到接下来几天要入宿的水上船屋。

第一天 热身赛

当天我们抵达船屋的时间是泰国时间3点。乘着有点空挡,我们这次钓游的总策划兼领队 Simon Wong 安排了三小时的热身钓。我们每个人都分配到各自的船和船夫,一人一艘,方便作钓。 张利, Ah Boy 和我去到同一个湖段。张利的钓点接近一条支流衔接的河口,我的则是在一处有大片石壁的湖湾,Ah Boy 在湖湾的另一端。张利旗开得胜,用5克 Squad 沉性路亚拔得头筹,钓上一尾水马骝。我则在石壁深水区用 Lurefans 颤震型路亚钓上一只水马骝,Ah Boy 在湖湾的那一端也顺利的上了一只白鬚公。

黄昏大家陆续回到船屋。Kelvin Lai 告知钓上了一只2.5公斤的非洲鱼,让我们非常鼓舞。2.5公斤,近50公分的非洲鱼是怎样的一个状况?我只能说这种尺寸在新加坡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晚上我们继续商议隔天的行程,照我们的策略,第二天应该先上支流上游作钓,如果成绩好,我们可以选择下来几天多在上游作钓,反之就在湖段船钓。

第二天 溯溪作钓

上游作钓分成两艘船一组,船到达不了的上游溪段,我们就得徒步溯溪而上,还有要克服一些障碍区,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分成两个船夫,两个钓鱼人,四人一组,大家互相有个照应。我和张利这个老战友同一组。 离我们船屋的湖段以北有几条支流,张利选了东北面的那条。第二天当我们抵达这支流的河口时,发现水位非常的低,船进不了支流。两个船夫商量然后下船勘察了一下,决定把船泊在河口,然后徒步溯溪上游作钓。 我们下船后就在干涸的河床上走,下游的水非常的混浊如泥水。

从暴露出来龟裂的河床,和有水的河道,河身只剩下大约五分之一宽,就是说如果是原本20米的河身现在只剩下4米宽有水。这在三月天的泰国是不寻常的干旱。走了十分钟后我们就遇到第一个障碍。我们发现前方没有暴露的干涸床可继续行走,但是两个船夫不假思索的朝水边石壁走靠去,接着就非常熟练的攀爬起陡峭的石壁。我硬着头皮跟上,大家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攀登工具,纯粹徒手攀爬。只靠身体尽量傾向石壁然后手脚抓踩天然的把手点或踏足点。下游接近河口的河段真的是无路可走,我们接连爬了几段石壁,才到达可作钓的河段。

我和张利边走边钓,在水浊的中下游河段我们两人都没有任何建树。走了大越三小时后我们才看见较清澈的水质,在中午前,张利上了一只溪流的尖班,我则在另一个平濑钓上一只梅花班但是在回收线时被它一直打圈圈结果整个鱼钩让它从叠口环脱出来,成功逃脱。 基本上我和张利哥溯的这条溪流河身窄,没有什么落差,干旱也没有急流,更没有让人兴奋的大深水潭,直到我们抵达一个溪湾的标点。那里山坡上树林茂密又遮荫。水里有棵横卧的大树干,是藏鱼点。

张利在这里总共钓上两只水马骝,船夫技痒也拿起我的另一支Abu Ultracast 6尺6鱼竿作钓,结果也让他上了一只水马骝,唯独我,在近大树干尾端处被一尾水马骝袭击但在博鱼时脱钩,终究缘悭一面,很是沮丧! 回到船屋见到大家一张张虚脱的脸,徒步溯溪上游作钓真的是太耗体力了。其他两组队友溯溪的支流也是接近干涸的,也是把船停在河口然后从下游徒步跋涉而上。总结成绩下来,张利钓上两只水马骝和一只尖斑,Ah Boy 和 Kelvin Lai 各钓上一只1公斤左右的蓝吉罗,我和其他两个队友都吃鸭蛋! 相比起一些到过这里作钓的朋友,雨季时船是可以开到中上游船钓的,只是需要徒步行走上游的溪段而已。基于支流水位出奇的低,大家决定接下来几天都在湖段船钓。

第三天 怀疑人生的一天

隔天一早,大家吃完早餐后就奔往各自的钓场。照我们跟船夫的沟通,今天主攻湖段。 超人,体格长得非常健硕的一个青年,喜欢重型武器的一个家伙。他是我们这次队里唯一一个有幸亲眼目睹水马骝"水滚"现象的,当时他是坐在船里抛投,一波“水滚”在他面前突然冒起害他慌忙的从船上跳起来,然后在水马骝乱军中挥出一棒,Kaido65沉性路亚落在水滚的锅里马上被鱼咬去,然后把超人手上的7尺Ironman The Throne多节竿坳弯,凭着The Throne超凡的抬举力,超人硬打硬的把水马骝从水里泵到直接提起进船!

我们来这之前就常听说秋兰湖多鱼,常可看到水马骝“水滚”现象。但是可怜的是,今天就只有超人一个人在讲故事,张利也没钓上水马骝,只有白须公,其他人都交白卷。 我们不禁开始怀疑人生了!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我相信这一夜大家没有睡得很好! 第四天 英勇救鱼记 今天早上Kelvin Lai, Simon Wong 和超人约好去同一个湖段船钓。 幸运女神继续向超人送飞吻,早上让他钓上两只整2公斤的水马骝,让他欣喜若狂。

在湖湾的另一艘船上也传来佳音,是Kelvin Lai 的船,他钓上一只水马骝不过在湖底卡线 ,Simon Wong 及时赶到帮忙,在博鱼过程中,Kelvin 感觉这条鱼有点分量,船夫划到卡钓处还是没能解卡,情急之下,Kelvin 脱了衣服就跳下船,循着钓线找到钓线卡到湖床下的木头,成功解救了这条鱼,也为他这趟钓游写下完美的记录,这是一条近2公斤的水马骝。 Kelvin成功解救水马骝后,Simon就驶去另一个钓点。他钓的湖段有个很长的石壁,当时的他勤力的往石壁抛投,各种类型路亚如颤震型,沉性米诺,软虫,深潜型一一尽出,都没有引来任何鱼讯。后来他换上一只胡须佬复合亮片,然后朝湖中抛去,待胡须佬沉到水底就收线,这时水底下突然迎来一记重击。水底下的鱼强扯出 Simon手中的钓线。

Simon 今天手上用的是日本牌子Tulala Light Wire 6-20磅6尺鱼竿,再配上Shimano Scorpion MGL151HG 直式卷线器对抗水底下的对手。Simon博得战战兢兢的,因为水底下吃的是一只单钩的胡须佬,所幸最终有惊无险,这条近2公斤的水马骝还是成为囊中物。 同一个湖段,一个早上三个人钓上四只近2公斤的水马骝,一扫昨天差强人意成绩的阴霾。

第四天 移动的木头

下午三点后船夫把我载到一个新钓点。这是一个湖湾,围绕它的是高坡上茂密的树林,四周一片静谧, 水面平静无波纹,小船缓缓趋近,湖湾里有好几棵断截的大树干聳立着,心想如果水底下的树根盘缠,是绝佳的藏鱼点。心里如是想,手中的竿即朝一棵树干抛去。第一抛到达不了树干,第二抛又偏离树干太远,第三抛路亚刚好落在树干后,我让路亚落下,心里默算几秒然后就收线,那里知道一收就卡住了,心想应该是卡到浸在水底的残枝。一抬竿卷线,树枝也跟着我回来,还挺有重量,我想是根木头而不是树枝!

我继续卷收几圈线,突然间,木头动了起来,接着,钓线往左边移动,直到我感觉一股逆向的力度我才惊觉我可能钓上一只鱼了。我扬竿打钓然后快速卷收钓线,木头鱼施于我沉甸甸的压力,我的 Fenwick 6尺中快调子竿极力抗衡。当木头鱼被我拉到近船边时,它突然又加速往船底下遁逃,我的鱼竿被拗弯,竿梢向前傾下直插入水。我小心的卷线,水底的鱼没有左右乱窜,我一圈圈的再收线直到它来到船边,原来是一只尖斑,一只55公分长的尖斑,我的新邮票! 另一边厢,张利和 AhBoy 同在另一条支流上。由于支流的河身宽,河床也较低,张利的船顺利的驶进去直到一处有长鱼草的河湾,内湾水浅,水草从河床生到近水面,外湾水则较深。张这些年来常用超轻型鱼竿作钓,这次带来的Rapala Tail Blazer 轻型多节竿,驾轻就熟,完美演绎Squad 5克轻型沉性路亚,间中或提竿,或抖竿,或短抽,呈现出一种受伤濒死的小鱼。彩虹色身的Squad 无敌兵团在这里大显神威,掳掠八只1公斤左右的水马骝,喜出望外。

第四天 速度与激情

秋兰湖钓的第四天,硝烟四起。 张利作钓外面的支流河口,天空一片灰暗,空气突然静止下来,彷佛在酝酿着一场大风暴。 Ah boy 正在这河口的一石壁处作钓。船佬把船泊在河中央,让 ah boy 能够以扇扫式往石壁边抛投路亚然后作回收状,这样的作钓方法涵盖范围比较大。有别于过去几天常用颤抖型和沉性米诺下探深水水域,Ah Boy 这次改用浮性深潜型的路亚。他选用了21克重,7.8公分的Senses Digger 深潜型路亚,能够下探至3米深的水底,再配合铁人中快调子多节竿操作它。Ah Boy 努力的把路亚抛到石壁边,然后收线,让金色的Senses Digger 一直往下潜。

就在这时,在船的右边的近石壁处冒起几粒水泡,Senses Digger从铁人竿里疾射而出,心里还在默算路亚潜下多深时,突然一种泥牛入海,路亚消失于无形的错愕湧上心头。说时迟那时快,ah boy 快马收线直到钓线紧蹦然后打钓,铁人竿此时承受史无前例的力量,那是一种速度的力量,像是发狂的野兽与Ah Boy 扛上,上演速度与激情! Ah Boy肾上腺素狂飙,但是水底下的鱼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还是强扯出线。Ah Boy意识到水底下可能是一条大鱼不容小觑,锁多一圈托曳力值,猛力泵竿不给它喘息的机会。水底下的鱼迂徊飞奔,船上的钓手就提竿牵制它的逃向,一来一往的拉扯,钓鱼人胜利的脚步也越来越近。

当这鱼被泵到近船边,船夫快手的用鱼嘴夹夹上鱼的下唇,嬴得了这场拉锯战。 Ah Boy 钓上的是一只重达2.5公斤的水马骝,也是我们这趟的冠军鱼。 听 Ah Boy 在叙述钓上这冠军鱼的经过,还有他跟他到过这里钓过的钓鱼朋友和前辈讨教,努力的做功课,我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头发烫得有点像大久保幸三的年青人。Ah boy, 看起来爱开玩笑,看似很佛系的一个青年,其实是武当派的,认真起来也是很可怕的一个人! 第五天 杀穆战场 踌躇满志的Ah Boy 决定回去昨天上了大水马骝的支流,他告诉船夫要探索到支流末端船划不上的地方。

船夫照着指示把船开到了该条支流,这条支流像是有九曲十三弯似的,先是越过了昨天上大水马骝的石壁标点,再越过张利无敌兵团擒下8条水马骝的水草标点,最后开到近支流末端才息机,用手划船桨缓缓逼近钓点。船夫说这个标点水深,藏鱼,再往上游是山溪流下的水,左手河墙多是石头结构,水较深,右手边的水较浅,长有水草。 老练的船夫把船停在支流中央,泊好船位让Ah Boy 能够把路亚往支流末端处抛,就像踢足球那样的踢向龙门。

ah boy 挥舞手中 Rapala Tail Blazer 4-10lbs 多节竿,把11克的 Senses Kaido65 完美祭出。这沉性的路亚属于快沉型,Ah Boy让路亚下沉到不同的深度然后收线,间中短抽一两下,Ah Boy 很有耐心的在寻找鱼活跃的泳层,还有寻找一种节奏,一种在收线的速度和抽竿频率的节奏。天道酬勤,过了不久终于迎来一次鱼讯,一只水马骝咬上Kaido65了。

接着,Ah Boy 再把同一只kaido65 抛出去同一个标点,待下沉5秒后就收线,怎么知道这沉性路亚又受到攻击了,又是一只1公斤多的水马骝! 带着一点疑惑,Ah Boy拆钩后再把路亚抛到同一标点,路亚甫一掉落水,马上又被叼走!Ah Boy 就这样重复着相同的节奏,抛饵,下沉,收线,短抽,然后就上鱼了!水马骝群好像陷入疯狂状态,化身为一只只镶上钢牙的野兽,蛰伏在河岸两边,等待无辜的猎物自投罗网,围剿厮杀。案发现场一片混乱,到最后都没有特意去拍照。 Ah boy 找到了水马骝当天活跃的泳层,一个下午钓上了14只水马骝!为这次泰国秋兰湖钓游拉下完美的惟幕。

结语 我们这次三月作钓泰国秋兰湖,不巧碰上泰国近40年来最干旱的季节,很多支流船都进不了,只能从下游徒步溯溪到上游作钓。我们几个没有钓到蓝吉罗的,心里面有点小遗憾。 不过整体上来说,我们这次的总成绩也算不错了,钓上了最多的是水马骝,还有白须公,也有兰吉罗,生鱼,梅花斑和尖斑。大家由其对水马骝那飞扬跋扈莫之能止的超级速度念念不忘。

新冠状肺炎疫情至今还在肆孽,世界各地都还在封城封国。希望不久的将来,病毒能被消灭,到时我们将踏上这片土地进行第二次讨伐,再见秋兰。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游钓中美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2
发表于 2020-5-24 18:51:45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看完了可惜图片有点少,
3
发表于 2020-5-24 21:36:43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20-5-24 21:50:57 | 只看该作者
是不是雨林里面鱼比较多?
5
发表于 2020-5-24 23:36:54 |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20-5-25 00:39:1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羡慕嫉妒,多好的资源
7
发表于 2020-5-25 05:03:0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20-5-25 05:43:53 |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20-5-25 09:17:29 | 只看该作者
真厉害 好鱼 好地方
10
发表于 2020-5-25 10:17:06 | 只看该作者
豪横!
11
发表于 2020-5-25 16:23:00 |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20-5-25 17:45:27 | 只看该作者
异国钓事惊喜多。
13
发表于 2020-5-25 18:20:53 |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20-5-26 00:31:1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这个季节的水马骝还在宽阔水域吧?6,7月才是搠溪而上的季节。
15
发表于 2020-5-26 12:09:29 |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20-5-26 14:10:14 |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20-5-28 10:19:43 | 只看该作者
难得的一次出行,好鱼获!
18
发表于 2020-6-10 00:43:34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20-6-12 23:58:0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存档|手机版|海峡钓鱼社区 ( 苏B2-20140231-3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206号

GMT+8, 2021-6-12 22:26 , Processed in 0.033776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